印尼当地流传一句谚语:



『红色静脉的Kratom有效帮助缓解女孩月事来时的疼痛以及心情烦躁。』




第一次尝试卡痛(kratom)的时机,是我那个来的第一天,我通常第一天和第二天会特别痛,痛到很难处理事情,但不至于痛苦到只能倒在床上。

那时我一打开包装,墨绿色的粉状满像是深色抹茶粉,闻起来还真有点抹茶香气,让抹茶控的我满兴奋的。我将2g的卡痛加到葡萄汁中,就一般顶好买的葡萄汁,搅拌之后会发现卡痛没有办法完全溶解于液体中,大概还有2/5以有点泥土状地漂浮在最上方,我兴高彩烈地喝了第一大口,却差点没吐出来,也许是粉状的口感太明显,事实上它一点也不好喝,这感觉有点难形容,没有中药味,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喝的抹茶。

但是过了20分钟不到,我完全感受不到子宫的痛楚,心情瞬间变得很愉悦,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冰凉的饮料带来的爽感,明明是穿着厚重的冬天外套,我却有种像是沐浴在阳光之下的轻盈感,整个人觉得相当有精神,但不是咖啡因那种亢奋,想法也变得很正面,嘴角不自觉上扬,但不是微醺的憨笑。





『天下没有万灵丹,事情也总是一体两面,端看你怎么应用罢了!』

不过,虽然卡痛属于药草类,但是我会一周只会喝1-2次,毕竟,天下没有万灵丹,事情也总是一体两面,端看你怎么应用罢了,你可以说唉呀这东西有可能成瘾,真的好危险根本妖魔鬼怪,这样说好了,如果说卡痛是一把利刃,可以用来切蔬果或是斩断藤蔓,看似随便挥舞可能会伤害到别人或是自己,但是你为什么要乱挥呢?就是因为人类有可以控制事物的心智,我们更能够善用能帮助自己或是别人的东西不是吗?

后来的第二次和第三次,甚至后续的很多次,我尝试了红色和白色的,大概都不到30分钟就会明显感受到效用,据说白色的能让人更有精神,红色则是会比较平缓。不过植物效果因人而异,就我个人而言,两者对我来说都能带给我平缓的感觉,我是一个容易因为压力而感到焦躁的人,会担心事情做不好而紧张,甚至每天晚上都做恶梦,可能被怪兽恐龙追杀而惊醒,但是卡痛对我的帮助远远超乎我想像。

第一次和第二次我只是将它视为舒缓疼痛的膳食,后来使用每次感受到的平静,都能让我一夜好眠到天亮,效果发挥时,我喜欢听些平静的音乐,旋律比以往更为清晰,但是感官又没有被放大得过头,一切就像是微风般缓缓地,柔和地,我会觉得自己更容易愉悦,即使睡完觉的隔天,我还是认为这世界依旧是美好的。

那么中间休息没有用kratom的那几天我睡得好吗?一开始我中间没有使用卡痛的那些日子,我还是会做恶梦,这感觉有点糟,因为我会想要不间隔地再使用,虽然我还是忍住了。大概用了第三次,我用量变成3g,到现在已经第七次了我还是用3g,没有再往上增加,而我渐渐发现我不需要药物我还是能睡得安稳,我不太会做恶梦了,处理事情也更圆滑,也变得更乐观,是我自己喜欢的样子。

如果是一开始想试用的,其实用哪一品类我觉得都ok,只是我个人更喜欢红色的Red Maeng da Kratom ,白色的White Vein Borneo有精神感我感受不太到明显差异,这些也都不用担心会睡不着,我大概都晚上11点多使用,到了一两点虽然没有明显的睡意,但一躺在枕头上便安稳地迅速进入梦乡,一觉到天亮。

而且,如果没有乳糖不耐症,加鲜奶或是优酪乳再搅拌是我目前认为最好喝的方式,我会先将浮在最上方的粉末一口气喝掉,之后就只剩已融化在液体中的,就不难喝了。





『还有什么能阻止我们让自己更好、更爱笑呢?』

对了,由于卡痛带来的平静感,我个人很推荐可以在面试或是上台前使用,也就是容易紧张的场合,我觉得能让自己更泰然自若,总而言之,我满喜欢卡痛的,分享自己的使用心得供大家参考,也想提醒大家,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该被称为毒品,只要使用时保有正确心态,这些药物能帮助很多、很多人,试想,如果忧郁症、躁郁症的病患,可以不用再吃那些不知道有多少副作用的药品,而是可以使用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负担的卡痛,以及可能遭受压力大小不一的你、我、我们身边关心的人,可以透过简单的方法释放压力,还有什么能阻止我们让自己更好、更爱笑呢?

写评论

登录注册后再评论

红色叶脉棉达卡痛(Red Maeng da Kratom)

  • 型号: Kratom
  • 库存状态: 57
  • ¥190.00


0 评论 / 写评论